黄嘉辉:我和妹妹黄嘉欣离成才还远;我很感激、尊敬谢晖指导

今年,大连人球员黄嘉辉成为国足选拔队的一员。他的妹妹黄嘉欣,则是登上了U17女足世界杯的舞台。在接受《足球》报专访时,黄嘉辉表示,他和妹妹距离成才还远着呢。

“主要是也没人问过我,有些队友知道我有个踢球的妹妹,但具体的没人问过,我也没主动说。”

“因为我们不是上海户口,如果继续在上海读书的话,必须有特长,也就是说,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,才有可能继续在上海读书,不然就要回安徽老家。我爸爸比较喜欢体育,我记得小时候,早上就带我们看篮球转播,晚上看足球。我所在的杨浦区平四小学是足球特色学校,培养了孙吉、孙祥和蔡慧康,所以,我就选择了踢球。”

“不是,应该是带过蔡慧康的朱洪林教练。朱指导对我要求很严格,我能踢出来,要感谢他在我小时候的要求。”

“不是,我小时候很皮的,朱导没少“修理我”。印象最深的事,就是每当教练讲话的时候,只要我注意力不集中,朱导就会批评我或者在我背上来两下,或者给我来一脚,这时候,我看向场边的爸爸,爸爸眼神里对朱导满是赞许,有时候甚至给朱导暗暗竖起大拇指,用眼神告诉我:‘你自找的,教练修理你是对的’。”

“几乎是的,因为我家离训练场很近,几分钟就到。训练结束后,我爸会跟我简单交流交流。但他不会说我好或者不好,这些都是交给教练来管的。我爸只会跟我谈他看起来的感觉,然后听听我的理解。”

“我父母都是最最普通的父母,开了一间杂货店,爸爸和妈妈两人经常是天不亮就得起来,然后临近午夜才能休息,遇到特殊的年节假日,可能会忙到更晚。”

“只能说我们现在确定以这个为主要职业了,但距离成才,还远远不够,我妹妹还好,都去了U17世界杯,而我,只是参加了男足选拔队,所以距离成才还远着呢。但我们会一直努力下去。”

“可能是受我影响吧。我跟妹妹差6岁,我小学毕业的时候,她刚上小学。我小学练足球的时候,爸爸经常带着妹妹在场边看,有时候训练结束或者开始前,妹妹也会追着足球玩。”

“嘉欣小时候学习成绩一直很好,其实她可以走读书这条路,父母本来不希望她走运动员这条路,希望她以特长为辅,专攻读书。但妹妹特别执着,她坚持要做足球运动员,希望自己能够有一天代表中国女足比赛,看到她这样,父母也就支持她了。”

“我经常‘欺负’她倒是真的。妹妹是家里脾气最好的,是真的好。我有时候会故意逗她,帮我做这事,拿那个东西,妹妹从来都是笑呵呵地,被我溜得团团转,有时候妈妈看不过去了,批评我‘你是哥哥,怎么故意折腾妹妹呢?有话不能一起说吗?小妹你不理他,让他自己做。’但妹妹并不生气,有时候,她也知道我是故意的,仍旧配合我;爸爸则说,欺负老实人是‘有罪’的,因为老实人会被老天保护的。可见,妹妹在我家人心目中的地位以及她的人品。”

“现在回想起来,很想念我们小时候在家的日子,长大后想要见一面真的挺难的。我妹妹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,但同时,她也是一个豁达乐观和坚强的人,她很能吃苦,踢球是很苦的,而且在小学期间,由于她的那个年龄段没有女生队,所以,她一直在男生队训练,跟男生抢球,她从来不含糊,该对抗对抗,该铲球铲球,她被放倒的次数也不少,有时候磕破皮、受伤,妈妈很心疼,但她从来不喊疼,也不叫苦。”

“这个真没有。说实话,我自己都还没踢明白,就别再‘害’妹妹了。没我指导,进国家队了,我要是指导就不一定了(笑)。我们两个也就是赶上对方重大比赛后,相互发个信息简单交流一下,或者鼓励安慰一下对方,别的时候,一般不说足球。”

“妹妹有时候遇到一些生活上的困扰,或者开心不开心的事情,想不通的,都会跟我说,因为她不想父母为她担心,所以更多的事情会跟我说,我也会开导她。然后有时候会给妹妹一些零花钱,给她买点儿小礼物什么的。但我妈很正式地跟我说过,不允许我总是私下乱给妹妹零花钱或者乱买东西,尤其是不要买太贵重的。”

“父母从来没给我们提过目标,或者说必须要怎样。他们只是希望我们能够通过踢球,或者做一件事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,尽力最重要,不后悔,不留遗憾就好,从来不会给我们加压,倒是经常给我们减压,在我们低谷和失落的时候,鼓励我们。”

“因为我不是职业队梯队出身,所以,必须经历海选,一开始在一个专门的地方初选,考一些颠球之类的。筛选一遍后到北京再选拔,打一些对抗赛,然后再由教练们挑选,第一批选了30个人。”

“是的,我就是那批去的。当时,我们分了3个小组,每个小组10个人,分别去马德里竞技、瓦伦西亚、比利亚雷亚尔。”

“没有,当时平四小学就我参加海选了,其他同学都没去。可能这是万达第一次搞这样的项目,大家都不知道出去以后怎么样,未来不确定。我就是想出国学习一下,在那里3年,最大的收获是语言,西班牙语对我来说,基本交流没问题。”

“我主要在瓦伦西亚,上午在当地的学校上课,一开始给我们单独开班,教了两个月西班牙语,然后插到普通班。刚开始有些吃力,但慢慢就好了,对语言帮助挺大的。下午回驻地,一开始是每周训练3次,一次1小时,包括热身。后来,我们觉得量不够,就增加到了4次,训练时间还是1小时,再后来每周安排1场比赛。”

“但当地球员就是这么训练的,所以,我们刚刚回国的时候,确实感觉在身体对抗和体能上,跟同龄队友不能比。”

“算是第一批被淘汰的吧!一度挺迷茫的,甚至动过一个念头,做翻译算了,改行吧,足球这个领域,我看不到前途了。但后来踢球的时候,裴指导和常琳指导给了我很多鼓励和信心,这才坚持下来了。这个赛季,谢导对我帮助很大,加上扬戈维奇教练也是我的贵人,才有机会打东亚杯。”

“谢导找我谈过,他看出来我有些累,就鼓励我,说我也许会经历一个状态的起伏,但让我不要过于紧张,正常发挥就行,他知道我的真实水平,也信任我。”

“先努力提高吧,毕竟,我现在能有这么多机会,首要原因还是U23政策。我很珍惜比赛机会,感谢队友们对我的帮助和包容,我想不是U23球员后,依旧打上主力,在这个基础上,才有资格梦想国家队。”

黄嘉辉:我和妹妹黄嘉欣离成才还远;我很感激、尊敬谢晖指导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