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40℃的草皮上朱骏以及这群“上海老男人”真的还想当乘风破浪的爸爸?

坐在从宝杨码头返回崇明城桥镇的气垫船上,双腿发酸的公务员龚寅时,不忘在微信群为一起踢了16年球的兄弟们打气。三个小时前,他担任队长的上海崇明绿华旅游足球队,在上海市民足球公园以0比19的悬殊比分,不敌上海申花前投资人朱骏领衔的上海橘橙队。

这,只是上海社会足球赛事“上甲联赛B组”一场稀松平常的比赛;这,似乎又不仅仅是一场普通的草根赛事。41岁的龚寅时或默默无闻,52岁的朱骏也许名声外在,但当他们和队友并肩,在接近40℃的草皮上踢上90分钟,这纯粹就是对足球发自内心的热爱。

2014年1月30日凌晨,当绿地集团官方宣布收购足球俱乐部股权,之前一直处于风暴眼的朱骏,结束了申花投资人的身份。朱骏的申花故事,留给时间来评说,但他对足球的热爱,尤其是热爱踢球的专注,不容置疑。

为了踢球过把瘾,2007年他甚至身背于涛的16号球衣,背后再印上“ZHU TAO”,毅然决然代表申花出战荷兰港口杯。原来,对手是大名鼎鼎的英格兰利物浦队,他要和世界级球星杰拉德过过招。

不再掌舵申花,让朱骏远离媒体和球迷的视线,但不少球迷也很怀念“无朱骏不新闻”的足球风潮:“起码,不缺新闻,不缺话题,他绝对是市场营销、新闻策划的高手。”没想到,2020赛季的上甲联赛B组,朱骏用组建一支强队的方式,宣告自己强势回归。

说强势,是因为朱骏所在的上海橘橙队,作为业余球队的阵容实在太豪华,堪称上海社会足球的“银河战舰”。从报名表来看,现任申花总经理周军身披10号战袍,前申花名将于涛、王赟、殷锡福、陶金等中超旧将,赫然在列。即便这些“大牌球星”缺席前2场小组赛,但昨天陪伴朱骏一起战斗的,是董国榕、唐佳祺、陈麒元等曾在职业俱乐部梯队效力的球员,也有林佳勇等前同济大学校队成员。此外,球队还招来上赛季上超冠军上海华交的队手王郑毅飞,他的独中七元主导了19比0狂胜节奏。

朱骏本身是话题人物,再配上如此耀眼的阵容,自然在上海业余足球圈吸睛无数。“朱老板是真的爱足球。”一名队友直言,比赛结束时是中午11点左右,草皮地表温度接近40℃,普通人在烈日下光站着不动,都很难坚持90分钟, “朱老板今年52岁,他踢满全场,打进一个点球。不说别的,只有坚持踢球、长期锻炼的人,才有这个身体素质。不管是足球还是其他运动项目,首先要坚持参与,注重日常训练。训练水平,决定着比赛水平。”

上海市足协一名人士则认为,朱骏组队参与申城业余赛事,是好消息。“首先,组队参加上甲B组,说明他热爱足球,爱踢球。其次,上甲B组参赛门槛不是太高,朱骏现在参与也是享受足球,当然他可能会有更远大的目标。最后,草根足球关键是大家平等参与,分享足球的快乐。让更多热爱足球的人回归,一起分享快乐和梦想,这就是社会足球的意义所在。”

小组赛第一轮以1比12的大比分不敌上海天福队,第二轮更以0比19惨败上海橘橙队,第一次参与上甲联赛B组赛事的上海崇明绿华旅游足球队签运不佳,和两支基本具备上超实力的强队分在死亡之组。“我们是纯粹的业余球队,大家在一起踢了16年,兄弟们从20岁踢到30岁,现在都40出头了。”球队队长龚寅时表示,“大比分输球,不会打掉我们对足球的热爱。球队那么多年都踢下来了,就是大家喜欢。”

图说:崇明绿华旅游足球队由一帮热爱踢球的足球爱好者组成,由公务员、医生、教师、工人和学生等组成。

2001年,大学毕业的龚寅时回到家乡崇明岛,当了一名公务员。热爱足球的他,四处寻觅球友,好不容易拉起一支足球队。“当时根宝在崇明建设足球基地,我们陪着只有十几岁的武磊、张琳芃、颜骏凌一起踢球当陪练,然后眼看着他们分别拿到中乙、中甲和中超冠军。这次打上甲B组,没想到遇到这么强的对手,但我们实现了参与高水平赛事的目标,碰到强队也让我们有更清醒的认识。下周三,我们又要去根宝基地当陪练了,大家也期待老爷子能再培养一批好苗子。”

不少社会足球队由企业老板投资赞助,依靠资金优势吸引高水平业余球员加盟,得以迅速提升实力。相比之下,上海崇明绿华旅游足球队,走的是另外一种纯草根的模式。“我们的模式不一样,有些球队是有老板投入,养一批好球员,天天训练。我们是绿华旅游一年支持4万元,用于前往市区比赛的交通费、餐饮费,往往不够还要自己贴。球队通过在市区比赛,展示本岛乡村旅游品牌。当然,和训练有素的对手比,我们的很多队员每天都在坐办公室,虽然特别喜欢足球,但真没太多时间好好训练。”

图说:龚寅时和喜欢足球的兄弟们享受快乐足球,交锋强队更容易看到自身实力方面的差距。

“我们组队前6年,长江隧桥还没通,每次到市区踢球,都要提前一天乘船出岛,然后在赛场旁边的旅馆住一夜,第二天打完比赛,再坐船回岛。”龚寅时回忆起往日时光,如今隧桥通车后,球队出岛比赛顺利很多,但和市区对手比还是辛苦很多,“这场比赛,我们都是凌晨5点起床,乘坐早上6点的船,再赶往嘉定踢9点30分的比赛。比赛结束,我们简单用一顿午餐,人均餐费也就30元左右,然后下午坐船回家。不坐大巴、不开车,是希望保存体力,打好比赛,保证安全。舟车劳顿,但因为喜欢,我们都不觉得累。”

上海崇明绿华旅游足球队队员,有的是公务员,有的是老师,也有企业员工,还包括几名高中生。作为球队牵头人,龚寅时感慨,这次走出三岛参与全市级的比赛,让大家看到差距,“我们是业余足球队,重要的是团队建设。我们也有水平一般的队员,但每场也能踢10分钟。兄弟们在一起,重在参与,享受快乐足球。大家也很珍惜和高水平对手交锋的机会,没人会觉得输太多没面子而请假缺席。”

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近日接受新华社采访时,特别强调了业余足球的重要性。“中国足球有两大部分,职业足球和业余足球,我们往往忽视了后者。事实上足球更应该多贴近老百姓。除了要建专业球场,其实更应该多建一些老百姓身边的球场,让老百姓下班后、孩子放学后就可以踢球。这需要地方足协的担当和地方政府投入资源。”

作为上海足球重镇,上海市足协在支持高水平职业俱乐部发展的同时,始终高度重视社会足球、业余足球生存土壤的培育。上海市足球协会已经举全国风气之先,探索建立上超、上甲、上冠的社会足球三级联赛平台,并对传统的陈毅杯、延锋杯和新民晚报杯等传统业余足球赛制进行丰富,使其更符合时代特征和市民需求。

这个周末,德甲霸主拜仁慕尼黑在欧冠以8比2血洗巴塞罗那,引发关注。拜仁强势晋级背后,也是德甲联赛完善体系的成功。曾经留洋德国的谢晖介绍,他在德国踢球时的律师,就是一个低级别联赛的业余球员,“球员不是决定一个国家的足球水平的主要因素,业余赛事、足球文化的水平,才是足球水平的最主要因素。德国有十六级联赛,中国目前只有中超、中甲和中乙三个职业级联赛,只有中冠一个业余级联赛,加起来也就4级体系。我们踢球的队员还是太少了,和日本、韩国的差距越拉越大,我们的金字塔底的工作做得太少。只有好的联赛,好的业余足球,好的足球文化,才有好的国家队。”

在笔者看来,不管是以资金为主导的上海橘橙模式,还是以地域文化主导的崇明绿华模式,都是上海社会足球的有机组成部分,是上海社会足球多元化发展的一个缩影,都值得点赞。当这批乘风破浪的老男人依旧在绿茵场战斗时,内心都是对足球的热爱,这样的球队、球员和投资人,多多益善。

龚寅时介绍,球队目前开始新老交替,但他发现在岛上根本找不到30岁左右、会踢球的“新鲜血液”,“好像断档了,这大概就是中国足球的现状。”他认为,自己和队友们需要扮演的是孙兴慜父亲、武磊父亲的角色,支持孩子去踢球,“只有一个爱足球的爸爸,一个乘风破浪喜欢足球的爸爸,才能培养出会踢球、爱踢球的儿子。”

据悉,崇明绿华旅游队的球员们,平时在岛上也从事校园足球的青训工作,还独创“国学足球”的青训新模式。“在现有教育模式下,如何让家长支持孩子踢球?我们这么做,就是希望一些尝试,培养崇明岛本土的足球爱好者。我们总有踢不动的那天,但要培养热爱足球的年轻人。其实,只要每个地方都把业余足球气氛做出来,相信很多事情就水到渠成。感谢上海足协组织的社会赛事体系,让我们收获良多。”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1999年“七号别墅”内,29岁女子3个月接待600人,为赚钱自甘堕落

游客吐槽动物园老虎骨瘦如柴吃草维持生命?园方回应:吃草主要是为了促进消化

苹果抨击安卓应用商店,坚决反对为iPhone/iPad等iOS设备开启侧载

避开华为Mate 50发布会 苹果iPhone 14发布会或将推迟至9月底

近40℃的草皮上朱骏以及这群“上海老男人”真的还想当乘风破浪的爸爸?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