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就羽毛球的历史机遇(对话 奥运会项目竞赛主任)(组图)

3年前,任春晖并不知道自己会担任北京奥运会羽毛球项目的竞赛主任,当时他受国家体育总局和北京奥组委的委派,以实习者的身份前往雅典参与奥运会羽毛球的竞赛组织工作。他说,在雅典,羽毛球比赛场馆的工期拖得最晚;他又说,在悉尼,甚至有人会问“羽毛球是那个拿着拍子像在打苍蝇的运动吗?”热爱和拥护这项运动的人面对这样的情况一定会顿感意兴阑珊,但你必须理解,毕竟羽毛球项目在先后4个奥运会举办国均属于极不普及的运动项目。

“北京拥有世界上第一个为羽毛球赛量身打造的场馆;北京奥运会羽毛球的转播将首次覆盖所有场次,任何一点细节都会被迅速传播,这就需要我们吸取往届奥运会中的成功经验。”任春晖很清楚,北京奥运会羽毛球赛承载着极高的期望的同时也承载了莫大的压力。

人们对于巴塞罗那奥运会羽毛球赛的关注点在于:羽毛球项目终于被列为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,设置了男、女单打和双打4个项目。任春晖坦言:“巴塞罗那开了个好头。”但他更意识到北京的责任重大。因为在2005年的一份国际奥委会对羽毛球的评估报告中指出:羽毛球的发展局限在亚洲和欧洲的部分国家,而在美洲、非洲、大洋洲等地的普及度很低,世界羽联应当采取措施促进羽毛球的普及和发展。

“亚特兰大奥运会的科技实力令人惊叹,羽毛球比赛的技术支持得到了最好保障。”任春晖如是说。世界上用拍子进行的球类项目中,球速最快就属羽毛球。可想而知,羽毛球比赛成绩统计和运行之快、甚至裁判判罚细节的体现都需要科技含量极高的设备来辅助。“亚特兰大奥运会羽毛球赛,大到成绩运行系统,小到表格种类的制作无不体现了美国的科技实力。”

如今我们经常听到的“场馆运行模式”在这届奥运会基本形成。能在悉尼亲身体会这样一种先进管理模式的诞生,任春晖很庆幸:“赛时,除主运行中心和体育指挥中心负责所有赛事的指挥、控制和重大问题的决策外,其他各项目的具体组织、管理工作都分散到各个场馆中。每个比赛场馆(群)又都设立一支管理团队,举办过程中90%以上的问题均由场馆管理团队解决。”而任春晖的竞赛团队是北京奥运会首批进入场馆办公的团队之一。

也许因为雅典奥运会时,任春晖没有参与执裁工作;也许因为百年奥运回归故里,希腊人特别强调文化氛围,那届奥运会给任春晖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:“希腊人在赛场的形象景观设计和文化氛围营造上有独到之处。”众所周知,羽毛球赛场的色调都是偏暗的,这样才不会妨碍选手对球的判断。如何保证赛场美观又不影响比赛?“希腊人很聪明,也很花心思。”他们在场地端线外仍然使用暗色,而在两边线外侧选用了明快的色彩,并采用了多样的手段,如条幅、A型板等来展示希腊的文化。

北京,这座拥有着大量羽毛球迷的城市,当为奥运会的羽毛球赛产生更深远的影响,注入更强的生命力。“一句线年成就这项运动的历史机遇。”

1992年,羽毛球项目正式加入奥运会大家庭,从那时起,任春晖作为国际技术官员连续参加了三届奥运会,并在亚特兰大和悉尼奥运会上执裁了男子双打决赛。对于奥运会羽毛球赛,他有着深刻的体会:“严格遵守奥运规则是办好北京奥运羽球赛的第一规则。”

说出这句话简单,但要发自肺腑地去执行不是人人都能轻易办到的,毕竟每个项目的历史地位有所差别。“你想给国际足联主席特别定制一个太师椅,不行!你可以在贵宾席自由走动但并不代表可以自由出入场馆其他地方,证件有效区是根据工作需要设定的。”

在规则前提下,自由发挥空间最大的就是场馆设计。“现在站在北京工业大学主楼的顶层,就能清晰地看见校园东南角一个巨大的卡通羽毛球,它就是北京奥运会羽毛球比赛场馆。”任春晖向笔者推荐了最好的观察角度,现场施工人员正在为场馆安装“羽翎”。接着,任春晖又拿出了几张场馆示意图,从整体效果图到各个功能房家居陈设图巨细无遗,他指着其中一张标示了20多种功能用房的示意图介绍道:“北工大场馆对气流控制有特殊考虑。”首先,在观众座席下设计了9300个孔,以此达到分散和减缓气流的作用,另外,根据设计方案,冷气流将笼罩在观众席上方。其次,所有进入比赛场地的入口都设立了两道门,在人员进出时,能很好地控制气流对比赛场地的影响。——这就是专业。

不久前,任春晖去了趟河北宣化,建筑物的飞檐上满是飞燕的雕刻。这个久违的北京标志性符号让任春晖格外兴奋,“当时我就想到了北京奥运会吉祥物妮妮。”他正在考虑把踢毽子的表演融入到羽毛球的赛场文化中,因为最早的羽毛球就是用脚来踢的,而踢毽子在北京晨练的人群中随处可见。

成就羽毛球的历史机遇(对话 奥运会项目竞赛主任)(组图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Scroll to top